《蘿潔塔的異想歐洲,8天美食之旅:: 德國 柏林 咖哩香腸 》
DAY 6: 2016年1月22日

 

在跟對門的義大利室友吵架後,打電話聯絡房東要退租,房東怎可能眼睜睜讓他的收入減少呢?所以就立即安排我搬到他另外一間較好的租屋處。剛搬家的時候,覺得這間房子好多了,還有一個蠻像樣的廚房。
搬家的時候,與室友打打交道,話家常幾句,一聽到室友是 "德國人",馬上肅然起敬,德國人的精神,一絲不苟,是世界有名的,暗自OS,以後不能懶散了,要維持房子整潔,才不會丟台灣人的臉。


住了一段時間後,某天從市中心採買回家,正想要料理一番,看見凌亂的廚房有點嚇到,心想,他跟他的英國男朋友大概剛吃飽等一下就去洗碗收拾了,等阿等,已經飢腸轆轆,看了時間都過8點了,廚房還是很凌亂,房間的嬉鬧聲不斷。真的很不好意思碰別人的東西,還是隨便煮個泡麵充飢好了。


事發過後隔天,德國女室友還在睡大覺,是他的英國男友出來收拾殘局。就這樣經過幾次,印象中守紀律,整潔、一絲不苟的德國精神,似乎套在她身上立刻瓦解。


過了一陣子,某天回家,竟然發現共同使用的廚房變的超級整齊乾淨,所有盤子、調味調通通歸位。而德國女室友竟在拖地。心想,她發生啥麼事情?遭遇什麼刺激?還是突然想起她的國籍是德國人。就在隔天一早,德國女室友的爸媽來訪,她們一起在廚房開心用餐。
心裡終於明白了,難怪我剛搬家的時候,房子看起來也很整齊。


德國媽媽很客氣的問我要不要吃吃德國帶來的名產 香腸呢? 我對香腸並不感興趣,所以也沒嚐。
現在想起來,應該不要客氣大口吃看看才對。

 

蘿潔塔一直以來,並沒特別喜歡吃香腸,這次要彌補上次的遺憾,既然來德國,不吃點道地的怎行呢??
走在柏林的街道上,時常看見人手一份德式香腸,好奇的也點了一份來吃,點了兩種口味,一個是墨魚口味一個是煙燻口味,咬上一口,不得了了~~這才明白為什麼德國人對香腸這麼欲罷不能。。。。每年德國人大約要吃掉8億根咖哩香腸....哇哇哇~~好會吃。

 

原來德國人很聰明的將普通香腸先煎過外皮或是炸過、烤過(學台灣香腸???),然後灑上特調咖哩粉與特製的番茄醬。


把咖哩粉加在香腸上,第一次覺得很怪,但是嚐過就會上癮的味道。傳說這咖哩香腸沾醬的發明,是某個人某天將一罐打開的咖哩粉罐頭不慎灑入番茄醬中,而發現的好味道。這跟法國的蘋果派(Apple Tarte Tatin)的發明,也有異曲同工之妙。

 

別小看這咖哩香腸(currywurst),它在德國算是超夯的國民美食,而在2009年,發起者馬丁·勒韋爾(Martin Löwer),為了紀念咖哩香腸誕生60週年,籌畫3年,斥資7100萬歐元創造一座咖哩香腸博物館。博物館內除了收藏有關咖哩香腸的歷史外,最重要的就是要讓大家吃到香腸阿~~


到底這麼簡單的美食是如何攻占大家的心。其實說穿了,只要買一罐無調味的義式番茄醬,然後加入一株羅勒或九層塔,鹽巴、胡椒、糖下去小火慢煮(推薦沖繩黑糖),煮到番茄醬汁變成濃稠後,取出蘿勒,就可以熄火。


另外起一個鍋,把咖哩粉炒香後,混入番茄醬中,或是不需要炒香直接灑在香腸上都可以,然後在香腸上淋上特製的番茄醬,奇妙欲罷不能的味道就出現了。你永遠不會明白這深澳的味道 竟然是咖哩香腸。


不要忘記隨手買一瓶德國黑啤酒配上咖哩香腸,真的是絕配!!~~

創作者介紹

蘿潔塔的廚房 Rosalina's Kitchen

蘿潔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